学术期刊发表网

论文分类:论文发表|经济论文|法律论文|教育论文|文史论文|理工论文|管理论文|医学论文|农业论文
学术期刊发表网提供文史论文范文、文史论文发表服务
学术期刊发表网>文史论文>宋夏战争中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

宋夏战争中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

学术期刊发表网 位置:文史论文 时间:2019-04-04 15:46 (12)

摘要:[摘要]在宋夏战争中,饮用水是一种具有重要军事价值的资源。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水平,是随着实战经验的积累而不断提升的。在技术层面,北宋通过修筑水寨、勘掘水井以及开发便于储运的装备,在饮用水保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实战层面,北宋军政官

  [摘要]在宋夏战争中,饮用水是一种具有重要军事价值的资源。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水平,是随着实战经验的积累而不断提升的。在技术层面,北宋通过修筑水寨、勘掘水井以及开发便于储运的装备,在饮用水保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实战层面,北宋军政官员虽然多有重视饮用水安全的概念,但真正做到因地制宜地善加利用,却历经波折:从宋初至宋真宗时期的懵懂迟钝,再到宋仁宗、宋神宗时期的艰难探索,直至宋哲宗以降的熟稔利用。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水平,既是管窥北宋战争观念和军事力量演进的对象,也是考察自然环境因素与人类军事活动关系的独特视角。

  [关键词]北宋,宋夏战争,西北地区,饮用水

军事历史研究

  在中国古代的军事理论中,能够识别可靠的饮用水并加以利用,始终是克敌制胜的重要一环。《孙膑兵法》中就有敌军“食?水者,死水也,可击也”①之说,《墨子》则主张守城时要将城外水井“尽窒之,无令可得汲也”②。这两条史料点出了攻、防两种状态下饮用水的军事价值之所在。时至北宋,在集历代兵书之大成的《武经总要》中,更强调保障饮用水的重要性:侦查时,“令候骑前持五色旗,见……河桥揭白,水泉揭黑……以告大将”③,确保将帅及时了解当地水源状况。

  行军时,“凡军至处乏水,则视沙碛中有野马黄牛路踪,寻其所至,当有水;凡野外鸟兽所集或水鸟聚处,并当有水;凡地生葭苇菰蒲并有蚁壤处,其下皆有伏泉也”④。即通过观察自然物候寻获水源。下营时,“择地为先……不居无水及死水,恐渴饮致病”⑤,保障营地用水安全。取水时,“防毒有五:一谓新得敌地,勿饮其井泉,恐先置毒;二谓流泉出于敌境,恐潜于上流入毒;三谓死水不流;四谓夏潦涨霪,自溪塘而出,其色黑,及带沫如沸,或赤而味咸,或浊而味涩;五谓土境旧有恶毒草毒木、恶虫恶蛇”⑥,在防范敌军人为下毒的同时避免自然因素致毒。守城时,“城外五百步内悉伐木断桥,焚弃宿草,撤屋埋井,有水泉,皆投毒药”⑦,即通过破坏城外水源削弱敌方战斗力。

  鉴于饮用水在维持官兵生命活力和影响部队作战效能方面所具有的重要作用,其军事价值自然不容忽视。然而迄今为止,学界前贤似乎大多未能将宋夏战争中的饮用水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加以讨论①,笔者以为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二点:其一,在传统的军事史视野下,比之于生产、征调、购置粮草、装服、兵器等军需物资②,补给、保障饮用水容易给人以无须赘言的印象;其二,除非是发生了针对水源地的直接冲突,否则在一般情况下,比之于更高层次的战略筹划或者战术实施,控制、利用饮用水往往被视为军事行动的基础环节。在上述两点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后来的研究者便容易陷入观察上的“盲区”。

  有鉴于此,本文将饮用水视为一种具有独立军事价值的因素,重新梳理并考察宋夏战争期间宋军为保障饮用水安全所采取的措施、宋夏围绕饮用水展开的较量以及宋军对饮用水军事价值认知、利用水平的发展趋势等问题③。不当之处,伏望方家指正。

  一宋军补给、保障饮用水的途径或方法

  掌握发现、获取、控制饮用水的技术能力,是实现其军事价值的前提条件。宋夏战争期间,营建水寨或挖掘水井是宋军较常采用的做法,此外为了提高补给能力,西北宋军还曾发明了若干便携补水的工具或方法,可以说在技术层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1.营建水寨,控制地表水

  利用地表河流以补充饮用水,对宋军而言自然是最便捷的方法。因此,在建立要塞的过程中,河川沿岸通常是优选之地。然而为了确保城基足够坚实、防止丰水期河水涨溢淹毁建筑,要塞选址多不会紧靠河流,加之外墙工事普遍呈闭合形态,因此城寨与河流之间多间隔一段距离。这种做法平时固然无妨,可一旦开战,这段“空白”便极易成为饮用水保障上的“死穴”,给城中守军造成生理和心理压力,因此一种专门用于保卫水源的“水寨”应运而生。水寨一般建于主体要塞之外,且多有独立的防御工事。

  例如咸平五年(1002年),李继迁兵围麟州(今陕西神木县)。麟州地处宋、夏、辽三方交界之地,“据河外,扼西夏之冲”④,“因山为城,最为险固”⑤,然而城中却素因“无井”而“乏水”。宋真宗虽知“麟州据险,三面孤绝,州将戮力,足以御贼”,但担心城中缺水,“城外虽有泉水,列寨为防,而垣墙阔远,难于固守”。果不其然,开战之后,水寨即为夏军所占⑥。又如宝元二年(1039年),知麟州朱观请求“筑外罗城以护井泉”⑦,宋廷从之。

  再如元丰五年(1082年)永乐城之战中,其城“依山无水,下滨无定河”,城外有水寨,“为井十四,筑垒营之”。然而西夏进攻之际,宋军守将因吝惜军粮不愿收纳寨外役卒,致其“持锸掘垒为磴道”而争相逃入,夏军尾随,“遂夺水寨”①。上述记载,皆可印证水寨的功能是保障主体要塞供水,在空间上有独立性,需要专门营建、专人守卫。不过其工事难称坚固夯实,永乐役卒仓促之间竟能以普通工具于外墙凿出“磴道”即为例证。从水寨向主体要塞输水的方式,应当是通过水渠引流。

  《武经总要》中虽然记有在“水泉有峻山阻隔”之地建设汲水、输水设备的办法②,但这些器材在宋夏战区是否易于获得,此类技术能否实现,史无明载。然史籍中记载了庆州(今甘肃庆阳市)“据险高,患无水,盖尝疏引涧谷汲城中,未几复绝”③的情况,表明宋军由“涧谷”向“高城”输水的技术尚不成熟。元丰六年(1083年)十月,权知秦州(今甘肃天水市)吕温卿提出,鸡川寨“沙浅无源”,应“别修水寨”④。然至次年年底,秦凤路经略司便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就下修筑……遇贼围闭,外乘高险,下瞰水寨,不利守御。欲止开水渠,引水入城,凿池贮之,省功而可守”⑤。这段材料反映出水寨是通过水渠向主体要塞输水,同时也表明水寨容易成为敌军围攻的目标。

  2.掘井汲水,利用地下水

  比之于营建水寨,在要塞内掘井汲水是宋军更常采用的方法⑥。这样一来能更便捷地获取饮用水,二来可以避免夏军在上游投毒或截流,三来也能在地表河流不发达的地区通过汲取地下水更灵活地实施部队调度。至道二年(996年)七月,宋军五路并举直指灵州(今宁夏吴忠市),王超所部“初抵无定河,水源涸绝”,虽无法判定其原因是局部地区气候变化还是西夏的人为破坏,但“军士病渴”的恶果已然显现,幸而“河东转运使索湘亟辇大锹千枚至,即令凿井,众赖以济”⑦。元三年(1088年)八月,环庆路经略使范纯粹已将挖掘井泉与修整城壁楼橹、筹备兵器粮草等事项,共同列为加强环庆路防御的基础工作⑧。

  元符元年(1098年)四月,神泉寨(今陕西佳县)即因“凿井有青蛇,如金色,水甘泉源壮”方得赐名,颇有几分神秘色彩⑨。若驻地水质不佳,宋军还会以医药调补。如咸平五年十月,宋廷“遣使赍药赐镇戎军将士,以其地卤早寒,人饮水多疾故也”瑏瑠。水井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此外,勘掘水井还需特定的工程技能。

  如咸平五年六月,李继迁围攻麟州,知州为居实“遣使于河东部井匠至州开凿”瑏瑡。康定元年(1040年)五月,元昊攻安远、塞门寨,种世衡请修故宽州城(今陕西延安市北),因其“东可通河东运路,北可扼虏要冲”。然“城中无井,凿地百五十尺始遇石,而不及泉,工人告不可凿,众以为城无井则不可守”。种世衡不为所动,“命工凿石而出之,得石屑一器酬百钱,凡过石数重,水乃大发,既清且甘,城中牛马皆足”。

  凿一井而勘掘之难、耗费之众竟如此,若如史载“边城之无井者皆效之,皆得水”,其工程总量可想而知瑏瑢。治平中,孙长卿知庆州,“凿百井”才解决“州据险高,患无水”之难①。麟州素来缺水,城外唯有一眼“沙泉”,“其地善崩,俗谓之抽沙,每欲包展入壁,而土陷不可城”。熙宁中,“吕公弼帅河东,令勾当公事邓子乔往相其地,子乔曰:‘古有拔轴法,谓掘去抽沙,而实以炭末,觤土即其上,可以筑城,城亦不复崩’”。

  吕公弼从之,才“城坚不陷,而州得以守”。其工程难度之大可见一斑②。元七年(1092年)五月,范育在讨论筑堡结珠龙川(地近今甘肃兰州)时,称该地“少驻兵则不足以捍贼,多驻兵则川谷无水”,故“屯兵数万,非穿井数百无以给也”③。其所言虽是虚数,但仍不失为估算部队规模与凿井工程比例的大致凭据。政和五年(1115年),夏军“侵定边,筑佛口城”,种师道出战,“始至渴甚,师道指山之西麓曰:‘是当有水。’命工求之,果得水满谷”④。所谓“匠”“工”者,当是专业的井工。挖掘供应大军的水井,其工程量往往也很大,前述王超所部需“大锹千枚”方足凿井之用,考虑到轮替施工的可能,动员人数之多不难想见。

  当然,由于技术水平的局限,挖掘井泉时出现失误亦在所难免。元四年(1089年)正月,孙路奏称:“龛谷寨新踏寨基……四新井,皆在质孤河内涞水,别无泉源,缓急必见阙用。”⑤这很可能是井泉选址不当所致。元符元年三月,种传为策应平夏城之战,准备于浅井建置堡寨⑥,先言“本川土脉膏腴,井泉甘美,已破土修建”;旋改奏“浅井泉源不壮”,诸将亦称“水源伏流,势难决引,恐难成进筑事”,种传遂因“奏报反复”“所陈失实”遭到宋廷处分⑦。元符二年(1099年)七月,章螶袭取天都山,“开十井,皆百二十尺至百五十尺,并未见泉”,唯再开“深一百八十余尺”一井,方才见水⑧。整体而言,尽管掘井汲水受到诸如地质条件、施工技术等因素的限制,但相较之下,仍不失为一种比较可靠的供水方式。

  3.随身储备,携载饮用水

  除了上述两类“就地取水”的办法之外,宋军还曾在单兵装备中配发专门的容器以便储运饮用水:“每人将葫芦子,或竹筒、皮?,可受三升者,料前程之水即盛行。”⑨这类容器密封性好,有能开闭的水口,既便于饮用,又可防止泼洒。但考虑到野外环境及行军作战对官兵体能的消耗,“三升”的储量虽然已是上限,却仍然稍显窘促。

  元丰五年五月,范纯粹就曾以宋军新经第二次灵州之败反对仓促举兵,认为“七月行师,方是苦暑”,“负重力役”之际恐“渴饮难周”瑏瑠。鉴于史籍当中常有北宋军政官员表达类似担忧,可知随军运水、随身携水的艰难。有鉴于此,宋军也采取了一些办法,如行军时配发止渴佐食,“每人将油麻半升,如渴,取三十粒含之,立止,亦可将乌干酪行”。

  但这些只能起到临时的甚至是心理层面的作用。此外,宋军还配发无须和水就食的干粮:“近代边兵远行,则有麋饼、皱饭、杂饼之类……如路行及战阵中干食之,味美不渴”,应当也能减少烹饪对水的消耗。冬季行军时,还能“各持冰片,可以备渴”。为防止随军牲畜脱水影响机动能力,骑兵部队还会“将干酪与马,恐渴乏”瑏瑡。

  宋军甚至曾批量买水。咸平五年五月,环州(今甘肃环县)洪德寨“去井泉樵苏极远,薪水之价倍他郡”,“每月别给缗钱”瑏瑢;元符元年四月,“兵马至浅井以来,虽无水而适有雪,以此无渴死者。然水,每担七百,雪,半袋四五百”瑏瑣。大致而言,宋军随身携带的饮用水或佐食,主要还是短时应急之用。除此之外,降雨对身处西北地区的宋军而言,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饮用水补给方式。例如素以“乏水”著称的麟州,史籍中多有在围城之中以“暴雨沾洽,人皆置器凿池以贮之”①,或是“掘地以贮雨水”②的记载。

  收集雨水对于西北地区民众的生产生活无疑具有重要的作用,只是由于降雨时间及降水量有不确定性,因而宋军在利用此法补充饮用水时,应当多是随机应变。

  二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水平的发展

  宋军对各种战争因素的认知水平与利用能力,是随着实战经验的积累而不断提升的,其中自然也包括饮用水。宋初至宋真宗时,宋军对敌我情况的掌握不够准确,对饮用水军事功能的认知较为模糊。宋仁宗至宋神宗时,经过艰苦的战争磨炼,宋军虽然开始扭转颓势并逐渐意识到保障饮用水安全的重要性,但观念中的“有无意识”与实战中的“能否善用”,仍然存在着相当的差距。

  宋哲宗绍圣、元符以降,随着“浅攻扰耕”战术的实施,无论宋廷高层还是前线将领,皆已将饮用水作为军事部署时的重要因素考虑进去。可以说,宋军对饮用水认知水平与利用能力提高的过程,与宋军在战争中由被动转为主动的轨迹基本上是一致的。以下即结合各阶段的典型战例,考察宋军对饮用水军事价值的认知与利用情况。

  1.宋初至宋真宗时期:昧于实践

  自安史之乱以降,中央王朝对西北的控制力持续减弱。至宋太祖时,为集中力量统一中原和南方,对于西北的经营更显消极。此后宋太宗又因处理李继捧“入朝”问题失当,导致李继迁出走、双方兵戎相见。在此时代背景之下,宋廷对西北的军事地理情况势必了解有限,尹洙就曾慨叹:“国朝自继迁之叛,弃碛西之地……图书亡逸,故其道里之迂直、山川之险易,世人罕有详悉者。”③相关研究亦指出,“宋方将领不熟悉陕北前线地形、军事地图缺乏”,正是北宋在战争初期失利的原因之一④。

  因此,宋军对当地饮用水源的分布及水量,不太可能有准确的了解,更遑论善加利用。第一次灵州之战期间,宋军的这一“短板”就暴露无遗。灵州系西北重镇,地处黄河之畔,其地虽可耕牧但难以长期独立支撑,需要内地支援⑤。

  但灵州与环庆路素为瀚海所阻,“自环抵灵,瀚海七百里,斥卤枯泽,无溪涧川谷”⑥,“七百里沙碛无邮传,冬夏少水,负担者甚以为劳”⑦,极端缺水的荒漠严重阻碍了宋军的支援。至道二年五月,参知政事张洎以“盛暑之月,水泉乏绝”为由,力主弃守灵州:“甲马行役,粮草飞挽,军须所急,莫若井泉”。将士“荷戈甲而受渴乏……安能与贼群争锋”?“当盛暑之辰,涉不毛之地……水泉从何而卜射,茫茫沙塞,千里而遥……不战而自溃矣”⑧。

  “关中到灵州的道路有数条之多,但宋军却固执地试图从旱海路突破夏军的封锁,宋真宗时期尤其如此”⑨。从地图上看,环庆路马岭水上游的白马川过青冈峡(今甘肃环县北)后虽与黄河支流的灵州川相去不远,但这些河流能否作为可靠的水源?韩茂莉从干湿条件出发,认为“即使有时滨河川而行,但干旱地区的河流大多数季节性有水,一年中多数时间河床是干涸的”瑏瑠。

  王元林从水质入手,提出“从环州至灵州,路经旱海,不但难得水泉,即使有水,也‘碱不可食’……今环县以北的河水诸如清平沟、耿湾川水(即古归德川)、马坊川、罗山川、代城沟等水皆不可灌溉,环江在洪德城以北也不能灌溉,这里水质盐碱含量大,矿化度高,水是难以发挥作用的”①。虽然具体原因的解释有所不同,但是自青冈峡入瀚海再往灵州的路线缺乏充足的饮用水补给,却是事实。

  除此之外,假若宋代的军政官员在认知饮用水军事价值的过程中,曾经存在某种“错位”,那么在现代研究者的观察视阈中,是否也会出现类似问题?笔者以为答案恐怕是肯定的。例如,很多论著常以“地处干旱半干旱地区”描述宋夏战区的干湿环境,但这一概念主要是基于年均大气降水量,其对人类活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农业层面;而在宋夏两军交战之际,此类数据恐怕并不适合作为评估饮用水堪用与否的指标。

  再如,学界前贤早已经注意到宋夏战区中的河川在军事地理方面的重要作用,但正如前文所注意到的,“河水”转化为“饮用水”,需要满足一定的时空、技术甚至战术条件;而在既往的研究中,河川虽常被提及,但或是被作为一种环境条件笼统套用,或是将其“生物—饮用”“地理—作战”“经济—水运”等不同层面的属性及其功能混为一谈,这样就很容易模糊研究者的观察视角与讨论思路,试举一例以论之。熙宁四年(1071年)二月,韩绛称,“河东所修四寨,皆难得水泉;又其田膏腴,乃必争之地,向去必难固守”②。

  如果对水的概念不加区分,对于这段材料的理解就会出现矛盾:“难得水泉”何以“其田膏腴”?又怎么会成为双方的“必争之地”?这就需要根据水在不同军事层次中所体现出的作用来细化其概念内涵。约略而言,可以划分为:在具体战斗中,官兵维持生命所必需的饮用水;在特定战区或战役中,为部队调度、部署提供地理依托的河谷川途;在后勤军需运输中,围绕各类水体而开展的水路交通等。

  本文因研究主题所限,无法展开详细论述,但若按照这样的概念层次分析上述材料,其中的矛盾便有了一种可能的解释:所谓缺乏水泉而田地膏腴,可能是当地有可供灌溉的河流分布,且通过整治河道、开发水利能满足耕战之需,因而战略位置重要;但当地饮用水的开采条件或者水质较差,战时容易出现供给困难,这就需要通过技术甚至战术手段加以排除。地理意义上的有“水”和生物意义上的有“饮用水”,在实战中是两个颇为不同的概念,故而其军事作用不宜混为一谈。

  在本文的最后,笔者还想指出的是:尽管在当前世界的某些地区,出现了不同政治实体之间为争夺饮用水源而引发矛盾乃至冲突的情况,但是这与宋夏战争中双方围绕饮用水而展开的军事行动的性质不应等量齐观。首先,宋夏双方都有各自的战略纵深,某一水源地的易手不会造成当地重大的资源或经济危机,难以由此引发重大的生态或社会失序。

  其次,宋夏双方围绕饮用水展开的攻守争夺终究还是立足于“军事需要”,这种控制权的确立是一种“战术手段”,而非“战略目标”,相关行动通常是更大规模军事部署的组成部分,或是实现更高级别军事目标的阶段任务。这是考察饮用水在宋夏战争中的作用时需要格外注意的问题。

  相关刊物推荐:《军事历史研究》(季刊)创刊于1986年,由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主办。是研究军事历史的大型综合性学术季刊,该专业唯一的中文核心期刊。内容涉及广泛,从古代到现代、从中国到外国、从理论到实践,从战略到战术,从军事文化到军事人物均涵盖其中。

  


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xsqkfb.com/wslw/15794.html


与“宋夏战争中宋军对饮用水的认知与利用”相关的论文推荐

1、2012年文学期刊投稿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三部分)
摘要:文史论文"2012年文学期刊投稿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三部分)"已在省级期刊《美与时代·城市版》》中完成文史论文发表流程,为保证政治论文"2012年文...查看详情

2、艺术设计类论文发表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二部分)
摘要:文史论文"艺术设计类论文发表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二部分)"已在核心级期刊《北京档案》》中完成文史论文发表流程,为保证政治论文"艺术设计类论文...查看详情

3、名校文化建设启示录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六部分)
摘要:文史论文"名校文化建设启示录人类社会战争历史发展的终极意蕴(第六部分)"已在核心期刊《艺术百家》》中完成文史论文发表流程,为保证政治论文"名校文化建设启示...查看详情

更多>>

文学期刊推荐

学术期刊发表网提供论文、论文发表、论文修改以及期刊征稿等服务
文史论文发表热线